好一个颖果

一棵树。

来上海的第一天收到的,并且凭借这棵树,成功和刚认识几个小时的室友认亲,想想就觉得开心又奇妙。

一直一直感动于可爱中娓娓道来的从容和狡黠,在每一个迎风摇曳的树枝树影中,他们痛苦又坚定,若即若离又共处同生,“心领神会的沉默总是习以为常的”。没有直接宣之于口的痛苦和挣扎,都隐秘在每一个小细节小动作中,反而更加动人。

相互纠缠着,依靠着,独立着,共生着。

这样想着,取名为“树”,真是再贴切不过了!

又不光是他们俩,是家里每一个人。

家。明家。

“他被困其中,将永远心境颠簸却安宁稳定地入睡。”

“总有人如此坚韧,总有心如此牢固。”




@中中级 中中级老师的神态描写写得太太太传神了!!!抱着被子打滚!!!soulmates的交流方式就是那种看似无奇的对话但是心有灵犀的eye fu**!打滚哎呀哎呀!!!哎呀哎呀!!!!看完实体书无心写长评只想打滚!!!

【墨菲定律与蝴蝶效应】月色下

致亲爱的 @中中级 。

 

其实这篇情书是我四月份开始写的,想五月前写完,然而拖延症晚期,最近发现已经拖到了八月……锤了自己一顿后开始只争朝夕。

 

不想把这篇叫长评,因为我没有能力去分析架构,去称赞文笔,又不想直接将鼓胀的爱意一股脑宣泄出来,所以只能字斟句酌地来慢慢讲。如果哪里情感太汹涌,希望不会吓到你呀。我只觉得幸运,赶在《夜尽天明》出版的时候读到了,买到了,还在压抑崩溃的时候收到了安慰的私信。

 

在看这篇文前,我从没想过文字中的明诚可以这样:武力值max不矫情敞亮小狡猾。

勤恳又丧气!凶悍又鲜活!!这句形容范川的话写的真好!你笔下的阿诚和衍生带着股机灵劲儿,通透又和善,让人忍不住想亲近。不管过多久我也得定期回来嗑药来。

 

也不光是明诚的刻画,还有和剧中一样让人心动的楼诚互动,明家RAP。

这里的明楼没有怂过头。这里的明诚也没有时刻主母上身的骄纵。明镜,明楼,明诚,明台。非常非常温暖鲜活的一家人,让人读着就感觉,真好呀。

 

看到“明楼隔着桌子去抢明台手机打翻了牛奶,板着脸擦桌子”这个桥段我觉得很喜欢,但是看到“明诚对明台谆谆教导:‘大哥也认床。他要是失眠,会起来敲你的门,考你的政经。考不到九十分,就就你的头皮做台灯。’”这里,我已经喜欢到打滚了。当时在床上打了很久的滚还是不能平静,于是去评论,也是我第一次因为无法消化内心溢出的欢喜而去评论。

 

这本书有一条很有意思的线,从明诚伤到腿后拒绝明台睡一楼大哥的房间,明楼的“大姐不在,听谁的你不知道?” 到后来三人对峙,明楼赶明台“滚去睡觉”,明诚说“不准去!大姐不在,听谁的你不知道?” 再后来东窗事发,明台对阿香说:“大姐发飙大哥失势阿诚哥失宠,这种情况下该听谁的,你不知道吗?!”

 

说到三人对峙,我又忍不住回去看了一遍那段明家祖传Rap。此时明楼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明诚早就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但不知道明楼的心意,而明台不小心看破了明诚的心意被明楼威胁。不小心我也freestyle了起来……。原文如下:

 

明诚压根不接他的话:“他被你知道了什么?”

“他怎么可能知道我什么。”明楼在一边说。

“我什么也不知道。”明台木然摇头。

“你觉得我现在不知道就永远不知道了吗?”明诚抬高音量。

“他就一定知道我什么了吗?”明楼问。

明诚仍然只问明台:“你知道我是知道你的,不要以为你能瞒得了我。”

“你现在不知道就行了以后知道了也没关系。”明台飞快回答。

“你以为你真的知道了什么?”明楼训斥他。

“我其实也不想知道但是知道了就是知道了我也没办法当做不知道!”明台痛心疾首。

“你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明楼说。

“他知不知道我不清楚但你一定有我不知道的事!”明诚回。

 

除了这些,还有一个非常厉害的“明月赵故李”群,还有吃醋的阿诚在纸上重重写下的“哼”,还有和明楼拌嘴的谭宗明、王不见王的王天风、自己挺过PTSD的小太阳李熏然,知情识趣的赵启平,都那么鲜活地存在着。

 

真好呀。

 

真好。

《新建文本文档》REPRO

@穆穆不惊左右

作为产婆之一,拿到本子之后很欣慰。每个细节都喜欢,排版紧实,封面的底纹若隐若现。

重新看每一个故事,觉得很开心,也很满足。有一见钟情,也有破镜重圆。他们在每一场际遇里相见相知,最后兜兜转转相爱,就像无数个沿途风景一样,让人舍不得快点走。

都是小甜饼吗?不是的,有几篇甚至看到落泪。不是小甜饼吗?也不是的,借用大蛋的一句话,是五星级酒店的精致甜点吧。各种口味,从甜腻的草莓芒果,到清爽解腻的抹茶,到甜苦厚重的巧克力,应有尽有。

你要尝尝吗?

【楼诚】不要紧的


今天看报纸,拿着放大镜的手一直抖。

但还是慢慢看完了。

有个报道看了很久。

我讲给你听呀。

有个小伙子在努力做“父亲AI”,这样就可以……一直和它说话了,就好像从来没有人离开一样。

挺好的,不过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坚持到等他做出来。

不过也不要紧的。

这个AI难就难在要预测所有可能的对话,设计语言层次和程序。

不难的,我能想象你所有的语气神态和想法。

就像你也可以想象我的一样。

所以不要紧的。有没有AI都不要紧的。

你在我心里的呀。

对不对?

你得有点心理准备

你知不知道明楼真正发狂的样子?

不,不是算计好的那种装模作样的。

真正的。

嘘,我小小声告诉你哦。

是……哎呀,我还是先把你嘴巴堵上再说吧。

那是一个晚上,就是全家人去度假明楼和明诚有事先回来那次!

嘿嘿嘿嘿嘿

你都不知道当时有多激烈,从客厅叮呤咣啷一直到书房哎。

当然这时候明楼还不算是发狂的状态。

明诚刚坐下去的那会儿明楼还变成了忧国忧民的忠臣脸了呢。然后过了一会儿吧……

明诚好像是前后左右晃了那么几下,然后笑得特别……那个啥!

然后说了句话,大概意思就是,他写了个字,让明楼猜。

哎我真是搞不懂哎,俩人光溜溜的写个屁字啊,笔都在书桌上呢。

我当时还在挠头呢,就看到明楼突然发狂了!

变故就在那一瞬间!

特别嗜血!特别吓人!那种表情我跟你说,哇拍下来可以直接贴门上当门神的呀!

所以啊,你别看平时明楼平日里一副学究样,其实真要发起狂来吓死人的咧!

唉,现在明镜出门,明台又被支使出去了,明楼还指不定什么时候发狂呢,你得有点心理准备,知道不?

听哥的准没错。

【谭赵】【楼诚衍生】一个电话play要什么名字

小段子要什么前因后果_(:з」∠)_

肉渣,走微博(๑•ั็ω•็ั๑)

—————————以下正文——————————

谭宗明拿着电话的手捏紧手机。

http://m.weibo.cn/2795457530/4108412965477159?sourceType=sms&from=1068295010&wm=9848_0009

“老谭?你怎么了?没事吧??”安迪听到声音,从纠结中分出神来。

谭宗明死死盯住赵启平,说:“没事,刚才不小心烫了下。我先去找私人医生处理,你不要想太多,先睡一觉吧。”

“好,那你快去吧,希望没有太严重。晚安,老谭。”

“……晚安。”

写的真好呀,让人从心底里生出一股子温柔。简直要抄到小本本上😊

椿灰染紫色:

今夜我有一言,管你爱听不听

诸君,我喜欢楼诚圈。
诸君,我很喜欢楼诚圈。
诸君,我非常喜欢楼诚圈。 
我喜欢明楼,我喜欢他学贯中西,我喜欢他计算无疑,我喜欢他运筹帷幄,我喜欢他身在魑魅魍魉地狱中,我喜欢他心在故乡家国阳光下。
我喜欢明诚,我喜欢他挺拔坚韧,我喜欢他镇定决然,我喜欢他对待亲人的笑容明媚,我喜欢他面对敌人的冷冽诡谲,我喜欢他如用不落空的冷箭,我喜欢他这一抹倾城青瓷色。
我喜欢蔺晨,我喜欢他潇洒自如,我喜欢他言词如剑,我喜欢他为友奔忙,我喜欢他信守承诺,我喜欢他白衣似雪身量如鸿,我喜欢他嬉笑怒骂游戏人间。
我喜欢萧景琰,我喜欢他持心至纯,我喜欢他初心不变,我喜欢他重情高义,我喜欢他仁者无惧,我喜欢他据理力争心怀天下,我喜欢他忠直耿介内敛坚韧。
我喜欢谭宗明,
我喜欢胡八一,
我喜欢庄恕,
我喜欢凌远,
我喜欢荣石,
我喜欢赵启平,
我喜欢唐川,
我喜欢李熏然,
我喜欢陈亦度,
我喜欢季白,
我喜欢方孟韦,
我喜欢他们,我喜欢这里写到的每一个角色,我喜欢那些来不及涵盖的角色。
我喜欢楼诚圈,我喜欢基于楼诚的任何题材任何背景的衍生,我喜欢,我都喜欢。
我喜欢圈子里每一个心怀善意的伙伴,哪怕聚散离合,哪怕时移世异。
我喜欢大家互相支持,相互欣赏,互相鼓励。
我喜欢每一个怀着爱意的tag,我喜欢面对波澜,却无畏无惧,团结在一起的你们。
我喜欢一起产粮吃粮的你们,
我喜欢受到侮辱诋毁谩骂时,彼此温暖,慨然笑对的你们。
我喜欢有共同信仰的你们。
我喜欢这个有你们的圈子。
我喜欢你们笔下奔袭而来的历史车轮。
我喜欢悠远柔润犹如茶香的温暖爱意。
我喜欢两个人唇齿相依。
我喜欢在爱情中势均力敌。
我喜欢锋芒毕露雷霆万钧。
我喜欢你侬我侬静好绵密。

我从这之中看到的是美好,是光辉,是善良,是希望,是阳春白雪,是高山流水,是伯牙子期。

这都是我所看到的,来自演员,来自角色,来自原作,来自同人的,
每一分每一毫,皆是人性的光辉。
而这样的光芒,
都来自有热量的你,和我。

我相信,
他们一定有过不同点,
如同水和火,一定有过天大的差异,
一定曾互相偷取并且赠与。
情欲,攻击彼此的差异。
紧紧搂着,他们窃用、征收对方,
如此之久。
终至怀里拥着的只剩空气,
在闪电离去后,透明清澈。


诸君,我不求你对我说的话有所共鸣,但我仍旧想说,仍旧不得不说:
我手中的笔,为一丝孤愤而执,
我所写下的文字,代表我此刻胸臆。

在这里,私自借用并稍加改动微博上 @埃德加尔 姑娘的一段话:
【人各有好,我不会揪着谁的头发强迫他/她接受我喜欢的东西,也不会用软弱肤浅形容跟自己喜好不同的人。
我只是想在满屏刀剑里面发出一点声音,让我的同好知道,我们绝非异类,我们并不孤独,仅此而已。】

最后,我想对那些带着恶意,用污言秽语诋毁他人的无知无礼的人说——
不管你们初衷为甚,有何种目的。
在我的眼里,你们全是垃圾,是蜉蝣,是蛆虫,不值一提。

故今夜我有此一言,管你爱听不听。



【凌李】Ship in the sand

祝精鱼 @雨不惊鱼 62岁生日快乐~希望你每天都开心,每天都有时间和心情开车!希望你的付出都有回报!么么哒!!

 和@战国雄银-不污不舒服司机 一起开脑洞完善细节互相督促互相伤害,才有了这个升级版的贺文!MUA~

预警:林念初有,到爱原台词有。

因为凌远整个人给我的感觉是Ship in the sand,希望他能得到救赎。

BGM: Some dreams

http://music.163.com/#/song?id=986444

============================================

『凌院长,如果方便的话麻烦来接我一下,地址是……』

小警察来短信了。

凌远把车稳稳地停到路边,皱着眉头去解安全带,一推车门,一阵强风把刚刚开了一条缝的车门“咣”的一声拍了回去。凌远楞了一下,一转头看到仪表盘上摆着的玩偶忽然又弯了弯眼角,眼角的皱纹堆成了山里的梯田,他伸长胳膊,去戳那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玩偶,点了点它小巧的鼻尖。

转身拿了后座上刚从干洗店取的大衣,凌远艰难地开开车门,在大风中眯起眼,找着手机里发来的“老前线烧烤”招牌。几近午夜,风大夜寒,热闹的烧烤店尤其显眼。

嗯,热闹的烧烤店里形单影只的卷毛警官也挺显眼。

李熏然攥着酒杯发怔,时不时打个酒嗝。凌远扫了眼桌上的空酒瓶,把手里的大衣披到李熏然身上,顺手捏捏他后颈。

『体温偏高。』

在切切实实的亲手摸上那发硬的后颈之后,凌远那颗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还好,没有酒精中毒的前征表现。

“走吧,我送你回去。”

『皮肤潮红,面部毛细血管破裂。』

李熏然扶着桌子站起来,步伐不太稳,踉踉跄跄四下摇晃着,把凌远深深纠结在一起的眉头都吓开了。他扶住李熏然,紧了紧他身上的大衣,揽住李熏然的肩膀。

『共济失调期。我必须扶住他。』

凌远咬咬牙,控制住自己想往那柔韧窄紧的腰上去扶的手。

艰难地推开店门,冷风还是让李熏然狠狠地抖了一下。头脑一下子就清醒了些,他转头看着凌远,仔细地看了几秒,才慢慢扯出一个傻乎乎的笑。

“远哥,你来啦。”

凌远被那笑容和称谓烫得心脏一紧,鼓膜发胀,仿佛刹那间天地光阴的流转都变得缓慢无比。他慢慢眨眨眼,刚要说话,李熏然忽然又移开了视线,缩缩脖子,晃晃悠悠的把身上的大衣拿下来穿上。

『你刚才,叫我什么?』

李熏然顶着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的卷毛,呆呆地盯着路边同样东倒西歪的树,用喝晕的脑袋缓慢地思考着,过了一会儿好像突然开了窍,猛地拍了下大腿,转过头来向凌远邀功:“一级烟柱随风偏!”

眼睛亮晶晶的。

李熏然得瑟地笑了一下,又说:“二级风来吹脸面!”说完开始盒盒盒地吃风。

“三级,三级……?”李熏然卡壳了,慢慢蔫了下来,蹙着眉头转回去又去盯着大风里张牙舞爪的树。

凌远没憋住,笑着扶住李熏然的肩膀继续往前走:“三级叶动红旗展。”

李熏然笑得东倒西歪,圆圆的大眼睛因为醉酒而发直,似是深情无限,他停下来直愣愣的望着凌远,眼睛一眨不眨的,像两块黑曜石,双手忽然环住凌远的脖子开始摇晃:“那四级呢四级呢?”

凌远故作严肃地稳住李熏然乱动的身子:“四级……红旗使劲展!”说完也笑得见牙不见眼。

“噫!那我知道五级了!” 李熏然一脸嫌弃。

“哦?”凌远挑眉看着李熏然,眼里没有了医院里的苦大仇深,旁边的路灯映在里面,像是日月星河。

李熏然感觉被凌远眼里的神采烫了一下,突然有点磕巴:“五、五级红旗飞走啦!”

凌远大笑。

笑闹完之后,李熏然眼皮慢慢睁不开了,等凌远连哄带骗把他塞进副驾驶,头一歪就睡着了。

凌远绕到另一边上了车,扭过身来去扣李熏然的安全带,火热发烫的呼吸喷洒到他裸露在外的颈间和耳后,凌远立刻像是被烫到了一样捂着耳朵弹了起来。

他就这么捂着耳朵,坐了很久。

暖黄色的车灯隔绝了车外呼啸的寒风,李熏然安然的睡颜让人感到非常安心。慢而深的呼吸仿佛有某种魔力,使得凌远从心底里生出一股温柔来。

凌远回头看了他一会儿,怕他那个姿势窝到脖子,又轻轻把他的头扶正,手指擦到柔软而带着细毛的耳垂,柔软的触感让他不由得停下了动作。

『以前没注意,原来小孩儿的左耳耳轮上有一颗小小的痣。』

『会发光的眼睛闭上了……我才敢这么认真地看着你。』

『办案的时候一定总是皱眉,否则怎么会连睡着的时候都能看到深深的眉间纹。鼻梁直挺,没有像我一样起节,真好,希望就这么一直平安顺遂下去。下唇的形状很特别,很……特别……』

『应该会很软……』

李熏然呼出的酒气,混合着他身上独有的那股青草的气息,铺天盖地地奔腾着扑进凌远的鼻腔里,肆意的席卷着他敏感的黏膜与神经。

凌远猛地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挡住了暖黄色的灯光,阴影下那柔软微张着的嘴唇与自己的嘴唇近在咫尺,形成了一个奇特的只属于凌远和李熏然的空间。

凌远嘴唇抖了抖,悄悄地、慢慢地,往后退。在这个钝刀子割肉的过程中,凌远的眼中升起雾气,又好像没有,他只一瞬不瞬地、专注地看着李熏然。当凌远退到某个临界点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还扶着李熏然的头,手还捧着李熏然的脸,两个人的姿势就像是恋人间接吻的前奏。

『裹着自己大衣睡着的,恋人。』

凌远脑内颤颤巍巍的弦“啪”地断了。

凌远心脏猛地一抽,极速喘息着惊醒了过来。

白色的天花板上点缀着刻板的方格。

在睁开眼的瞬间,一些事情和一些念想好像飞快地流走了,凌远有点慌,迫切地想抓住些什么,却已经想不起要抓住什么。

凌远平复着呼吸,脑中的一片茫然,慢慢变成一片空白,只剩一句莫名其妙的“红旗飞走啦”,只得默念几遍,让自己忘得慢一些。

“你醒啦?”

一个声音响起,凌远寻着声源转过头,看到穿着防护服的林念初坐在床边。

『防护服。是了,肠梗阻手术。麻药。』

怪不得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感染飓风后一直连轴转地安排工作,借着手术倒是好好补了一觉,现在感觉整个人像泡在温水里一样,舒服得直想伸懒腰。

林念初看凌远笑吟吟的,试探着问:“感觉怎么样?”

“还行。”凌远觉得自己嘴唇爆皮了,有点开裂的趋势,便尽量让自己说话的口型最小。

林念初目光闪烁地低下头,轻轻拉住凌远的手。

『这是她认错的习惯性表现,这么多年了一直这样。』

“我跟你说个事,你别生气,好吗?”

果然。

“许乐山知道你生病了,一直在给你打电话……刚才我接了。”

有的人的名字就是这么神奇,光是听到,就足以让你来之不易的好心情毁坏殆尽。凌远心里空了一块,哗啦啦地往外跑着风,但还是紧紧揪住一丝侥幸,就像当初觉得妈妈不会死一样的侥幸,闭着眼问:“跟他说什么了?”

林念初看了一眼凌远,又移开视线,说:“我跟他说……你的病好多了,没事了,让他不要担心。我还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凌远突然有点想笑。科研做了这么久了,逻辑性和预见性已足以证明的结果,怎么还抱有侥幸。写论文的有罪推定原则怎么还是学不会。

凌远感觉身体里的温度都被带走了,像是沉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冰湖,混着冰碴的水迅速地卷走血液中所有的热量,寒冷直扎骨缝和脑髓。凌远浑身冷得直想打寒颤,便把头往枕头里缩了缩。

到处都是黑暗,没有一丝光芒。

『命里带孤带煞,怨不得别人。』

凌远试图安慰着自己,却还是挡不住汹涌袭来的委屈,于是试图让自己再睡上一觉。有人说过,睡一觉就好了。

睡一觉。

凌远喉结动了动,默念了一句。

『红旗飞走啦。』

李熏然晨跑回来,定时好煮八宝粥的锅已经自动跳到了保温档。一想起昨晚去接凌远,伟大无私的院长同志差点牺牲在酒桌上,他就有点小情绪,皱着眉撇了撇嘴,边换鞋边给金老师打电话。

挂了电话后,李熏然倒了杯温水端进卧室,凌远每次醒了一定要喝口水,否则嘴唇就会开裂。看着还在床上安睡的人他努力压下心中的不满和心疼,手指隔空狠狠地点了点凌远的鼻尖,然后轻柔地拍了拍凌远的手背。

“远哥,起床啦。” 

凌远的手指动了动,他努力地睁开眼,就对上了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床边的李熏然坐在早上明亮阳光里。

宛若神祗。

『你来,』

“起床吃饭啦。我刚才给金老师打电话了,说你下午再过去,有什么事先帮忙顶一下。”

『你来救我了。』

凌远发怔,除了用双眼紧紧盯住李熏然的脸,再也做不出什么动作。

李熏然看凌远情绪不对,抬手顺了顺凌远的头发,又用嘴唇试了试额头的温度,然后笑眯眯地打趣:“做噩梦了?警察叔叔保护你呀。”

于是刚刚和着血肉咽下的委屈,终于有了一个可以安放的怀抱。

温暖而坚定。

“警察同志,我要抱警。”

【楼诚】生日快乐,Chérie

 @战国雄银-不污不舒服司机 银桑生日快乐,给你一朵小花花!

=========================================



饶是中途离场,明楼和明诚回到明公馆也几近午夜。两人轻手轻脚地关上客厅的门,不约而同向楼上看了一眼。


明楼把脱下的大衣和围巾递给明诚,低声说:“阿诚,一会儿到我书房来一下。”


“知道了,大哥。”


顾念着睡着的大姐,明诚踩楼梯的动作又缓又轻。


明楼进了书房,走到卧室床边,对着镜子整了整衣服,将歪了的袖扣扶正,顺便看了一眼手表。


明诚进来的时候,看到明楼站在书房正中,而不是像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心里一紧,将热好的牛奶急忙放在桌子上,走过去。


“大哥?”


明楼转过身,顺势右手搂住明诚的腰,将他向自己身前带了带。


明诚放松下来,笑吟吟地望着明楼。


明楼的左手沿着明诚的胳膊划下,慢慢将手指嵌入明诚的手指间。指间的摩挲让两人眯了眯眼。


“先生这是……?”明诚挑挑眉毛。


明楼凑到他耳边。“让你跳楼。”


明诚憋笑:”很意外,明先生前倨后恭。“


明楼眯着眼轻扬一下下巴,示意明诚收敛点。


两人的唇将触未触。”生日快乐,Chérie“



==========================================



脑洞存梗、存思路及微博挖坟


一、蔺靖



萧景琰咬了咬牙,一口闷了蔺晨刚斟好的酒。



“有些事情,就让它们止于朝堂吧,琅琊阁万不能牵涉半点。况且……靖王府是个囚笼,困我一个足以。就当,就当我萧景琰没有这个福分。”




二、杜方



1. “孟韦,老子当初傻,有些话没有来的及和范越说,后来也就没机会了。老子带着那张通缉令找了她十年,才他妈在马家堡找到,找到她的……”



方孟韦眼神暗了下去,把手帕递给杜见锋。



然后猛地被杜见锋抓住了两条胳膊,惊得他攥紧了手帕。



“老子再等不了十年,不,一天都等不了!老子,老子就是想告诉你。孟韦,我这一辈子,就想宠着你,疼着你,决不让你受半点委屈!”



方孟韦心脏狂跳,带得身体也不由自主抖了一下,心里想:“旅座了不起?旅座就可以用气声说话?”



杜见锋看着方孟韦如遭雷击的脸,嘴唇抖了抖:“当,当然,你不愿意的话,老子明天就……”



声音隐没在一个拥抱里。



狂喜让杜见锋恍惚了下,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家伙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冲出裤裆和孟韦相拥了。



然后他猛地推开方孟韦。



“不,不是,孟韦你听我说……“



(完犊子的小处男盒盒盒盒盒盒盒)




2. 方孟韦摸摸杜见锋后脑,毛鸡蛋似的触感让人想笑。



杜见锋舒服地眯眯眼。



”去吧,不用顾念我。别人都可以死,唯独我的见锋不能死?“



”尽管这次小鬼子来势凶猛,老子一定把小鬼子打得屁滚尿流!你安生在家呆着,等我,想我。“



说毕他们边笑边交换了一个极尽缠绵的吻。





思路



1. 强者示弱



2. CP中强势方才会有一点点不安,是他们比较害怕对方会离去、会舍弃自己。所以他们表达情感比较热烈,给予另一方各种资源,也是让自己安心的方式。(摘自微博,侵删,博主:足球与娱乐圈真人cp咨询洞)



3. 老杜和孟韦吵架,气狠了一把薅下自己的帽子,瞪着眼睛欺上前去。孟韦被帅晕,吻住。





微博挖坟


1. 温州两家人去马赛拍摄了。


2. 14年10月琅琊榜聚餐,凯凯和胡歌挨着喝红酒,另一张照片东哥坐在胡歌对面。是否有可能有一段时间凯凯和东哥挨着坐?此时两人应该不太熟,凯凯或许还没进入正午核心层?


3. 东哥喜欢韭菜馅饺子。


4. 10年李佳东哥在一起,12年12月东哥送了一大一小两个玩具熊,李佳很喜欢,同月去东哥家家族聚会,13年3月1号结婚,中旬疑似怀孕,后疑似痛失宝宝。东哥儿子周岁时发的微博,写道”my little bear“。


5. 李佳15年8月7日点赞东哥7月23日的微博。微博内容:大暑。


6. 东哥在侯大大微博下耍嘴皮子。


东:”除了话剧和饭不要好戒  别的我看都可以  今天已经有两位大神问我是否转去旅游部门工作了“


侯:”少来吧,好好演戏好好吃饭,旅游部门那么高端的事儿你可干不了(偷笑)“


东:”再说 回去拿猴皮筋打你们家玻璃啊“



7. 他来了请闭眼 聚餐,有东哥没凯凯